豌豆糕_超好玩娱乐信息站

饥饿游戏3:嘲笑鸟(下)/饥饿游戏终极篇:自由_豌豆糕

饥饿游戏3:嘲笑鸟(下)/饥饿游戏终极篇:自由_豌豆糕

导演: 弗朗西斯·劳伦斯
编剧: 丹尼·斯特朗 / 彼得·克莱格
主演: 詹妮弗·劳伦斯 / 乔什·哈切森 / 利亚姆·海姆斯沃斯 / 伍迪·哈里森 / 伊丽莎白·班克斯 / 朱丽安·摩尔 / 菲利普·塞默·霍夫曼 / 杰弗里·怀特 / 斯坦利·图齐 / 唐纳德·萨瑟兰 / 托比·琼斯 / 山姆·克拉弗林 / 吉娜·马隆 / 娜塔莉·多默尔 / 伊万·罗斯
类型: 动作 / 科幻 / 冒险
制片国家/地区: 美国
语言: 英语
上映日期: 2015-11-20(美国/中国大陆)
片长: 136分钟
又名: 饥饿游戏:豌豆糕自由幻梦最终章(台) / 饥饿游戏终极篇:自由幻梦2(港) / 饥饿游戏3:自由幻梦(下) / 饥饿游戏:自由梦幻(下) / 饥饿游戏 第三部(下) / 嘲笑鸟(下)
IMDb链接: tt1951266

剧情介绍

施惠国爆发了全面战争,豌豆糕凯特尼斯(詹妮弗·劳伦斯 Jennifer Lawrence 饰豌豆糕)将在最后关头对峙斯诺总统(唐纳德·萨瑟兰 Donald Sutherland 饰)豌豆糕。在盖尔(利亚姆·海姆斯沃斯 Liam Hemsworth 饰)、芬尼克(山姆·克拉弗林 Sam Claflin 饰)和皮塔(乔什·哈切森 Josh Hutcherson 饰)等好友的豌豆糕陪伴下,凯特尼斯和十三区的小队一起为了解放施惠国的人民而冒险抗争,并且策划暗杀越来越执迷于杀死她的斯诺总统。凯特尼斯将面对致命陷阱、劲敌和道义上的选择,而这些挑战都不曾出现在饥饿游戏的竞技场中。

幕后花絮

导演弗朗西斯·劳伦斯说这是豌豆糕《饥饿游戏豌豆糕》系列中最暴力的一部。
《饥饿游戏3:嘲笑鸟(下)》的logo在《饥饿游戏3:嘲笑鸟(上)》的演职人员表结束后出现。
该片原计划在全球发行3D版本,但最后未能在北美发行。这也是系列中唯一一部发行3D版本的电影。
该片的第一句台词来自凯特尼斯。
狮门影业的CEO费勒梅表示,《饥饿游戏》很有可能继续拍摄第五部前传或者续集。[13]

拍摄过程
剧组为了拍摄施惠国首都进行的战争,拍摄地从前三部的美国亚特兰大转战至欧洲的多个城市。剧组在巴黎、柏林等多个城市拍摄取景。当然有一些场景还是很难拍的,片组花费了很多人力物力,也尝试通过特效去完善。[7]

早期宣传

2015年6月10日,片方发布首款预告,预告片中,施惠国民众在主人公凯特尼斯的号召之下奋起反抗,而她与总统斯诺之间也将迎来终极对决。[14]
2015年7月7日,片方发布了完结篇八位主演角色海报,每一位成员的脸上都画有红色的嘲笑鸟图腾,象征着反抗军的身份。[10]
2015年7月24日,片方再次发布新预告片,预告片中爆出怪兽新角色登场。[9]

2015年11月2日,片方曝光了一款“史诗版豌豆糕”横幅群像海报,斯诺总统的巨型石像轰然倒地,大表姐红袍加身立于制高点。影片同时推出了大表姐为十三区录制的病毒宣传片。

票房收益

《饥饿游戏3:嘲笑鸟(下)》于2015年11月20日(周五)在北美4000家影院超大规模上映,首日票房收获4600万美元,登顶北美11月第3周周五票房第一。[16] 影片在中国内地同步热映,开画首日轻松拿下3100万,次日继续收割4200万,连续两天雄踞单日票房冠军之位,11月22日内地累计票房已突破7400万。

影片评价

毫无疑问,宏大的战争场面是《饥饿游戏3》完结篇的最大看点,而凯特尼斯与总统斯诺的终极对决以及她与皮塔以及盖尔三角恋情的最终归属也颇具看点。
第三部内战爆发后爱情戏基本没了,反而更突显爱情在大背景下的脆弱和背叛。第一部和第二部对媒体和政治的嘲讽到了第三部全摆上台面明着写。总体来说《饥饿游戏3:嘲笑鸟(下)》要比前几部都要好,值得去影院一看。
《饥饿游戏3:嘲笑鸟(下)》给该系列带来了一个令人满意的结局,多家媒体提到他们认为结局篇是系列电影中最好的一部。尤其是詹妮弗·劳伦斯的表现可圈可点,《饥饿游戏》在电影中成功塑造了一个的“年轻女性英雄主角”,这尤其得到了广大年轻人的认可。已故的菲利普·塞默·霍夫曼也深受肯定。还有很多人提到了《饥饿游戏3:嘲笑鸟(下)》中“黑暗”、“暴力”、“令人感动”的一面。
影片通过全新视野和局面升级,打破了观众对于这个故事的固有印象,动作场面和场景设计也依然保持超高水准,尤其是地下管道大战变种蜥蜴人的那段戏,内地观众们纷纷惊叹“让人肾上腺素飙升”“情节设计很新鲜”,不过也有胆小者表示“被地下管道那场戏吓尿,胆小者得闭眼十分钟”。
这部电影很巧妙地植入了政治和军事对抗的元素,很好地平衡了动作和悬疑部分。(美国《Dallas Morning News》评)[17]
远比上部精彩,这部完结篇无疑使饥饿游戏成为影史上最受欢迎和最具创造性的系列电影之一。

电影《饥饿游戏》系列与希腊神话漫谈:贪婪之心永远饥饿。
希腊神话中说:一日,墨丘利给普罗米修斯一密匣,潘多拉好奇,趁丈夫不在,打开,结果飞出:忧愁、疾病、灾难、悲伤、嫉妒等等,散步人间。潘多拉赶紧关闭密匣,只剩希望在内。后来墨丘利为补不幸,将希望郑重送给人类。

《饥饿游戏》系列故事中,在符号化的乌托邦世界里,总统斯诺控制暴民的方式正是:散步恐惧、控制希望。影片第一部,在白玫瑰园中,斯诺问设计师:“为什么每年只能有一个胜出者?”,其后他的自问自答,令人印象深刻。“一小撮希望的火花是可以存在的,但不可控制的希望之火,是必须被熄灭的,因为希望是唯一可以战胜恐惧的力量。”,可惜,斯诺最终未能躲过《星火燎原》之后的玩火自焚,这是他的命运。在女主角:凯特尼斯·伊夫狄恩的身上,我们依然看到命运使然。代替妹妹自愿参赛后,无限的轮回在游戏与他人的掌控之中,成为了革命军的标志“嘲笑鸟”。

看了资料得知,原来作者:苏珊·柯林斯,曾表明过故事是从希腊神话中的英雄人物:忒休斯的故事衍生而来。怪不得纵观三部曲,越发觉得,多处隐现希腊神话色彩。英雄忒休斯的故事,同大部分的希腊神话一样,糊涂而美丽。他有两件事尤为传奇:解开了建筑师:代达罗斯(Daedalus)建造的迷楼,战胜了牛头怪:米若陶洛斯(Minotaur)。作者阐述,故事里的凯特尼斯就是忒休斯,牛头怪被升级成了政府和那种无形的体制与压力。这里,不由得令人妄自揣摩,也许忒休斯解开的迷宫,就是女主角:凯特尼斯,面临的命运难题。

希腊神话里,命运是最高的力量,诸神之上皆有命运,故事里爱恨情仇混乱的一塌糊涂,诸神的故事亦带着人类的本性豌豆糕;半人半神的故事、乃至英雄的故事,又在高尚的人性探求中挣扎求存,其中没有教化刻板的善恶报复,却同样美丽又引人自省。

故事放到今日世界,迷楼更庞大,迷宫更复杂。希腊神话中,诸神和众人都无法抵抗的命运,在《饥饿游戏》中,女主角:凯特尼斯却自主命运。这也是影片一直以来,核心牵绊着观众和影迷的线索。执政的总统规划社会阶层,设计游戏,掌控贫民的命运。革命的领导科恩制造话题,煽动反击,同样主宰贫民的命运。而凯特尼斯深陷其中,跳出一个迷宫,又走进另一个,所有人都想看她如何打破这一切,同神话中迷楼的设计师一样,造一双翅膀,飞出天际。

而作者就给了女主角:凯特尼斯一双这样的翅膀:嘲笑鸟的翅膀——本性。故事的开篇,凯特尼斯是游走在森林里的猎手,她的本性源于自然,她无畏却也恐惧,恐惧的是社会中的人和体制。这个设定和矛盾构建的极好,也预示着未来的发展中,社会人和体制,终将无法摆布她的命运。《嘲笑鸟下》的结尾,两位总统之死,就是最好的印证。

谁主命运和改变命运这样的话题,从希腊神话里溯源,是探求不尽的,没有答案。而在《饥饿游戏》系列中,作者给了我们想要的答案。从女主角:凯特尼斯,自愿代替妹妹参赛开始,她就不再屈从于命运了。而真正引导她最终改变命运的,是导师黑密斯的那句:“时刻记住,你真正的敌人是谁。”

假设命运不可抗,终将到来,那么认清自己的敌人是谁,将会是指路明灯。而每一个人的敌人,殊途同归,往往恐惧的背后,是“贪婪”。小说和电影的命名,均取自同名杀人游戏:“饥饿游戏。”。名义上是总统讽刺暴民太过贪婪,这个残杀的贡品游戏,是用来惩罚不知满足的下层人民的。而故事本身,则是在讽刺乌托邦城市里的贵族和权力者们的贪婪。

在这里照进了现实社会,对金钱、权力的神往,让大部分人迷失在自己的饥饿游戏里:拼命赚钱、不断升职、寻求成功。而女主角:凯特尼斯,在《嘲笑鸟下》中,对着怀里的婴儿说:“人生还有很多游戏值得去投入,将来再慢慢给你讲述。”,到了这里,影片的架构完整了,并再次点题。看似架空在罗马斗兽与体育盛会之间的形式,呈现了《大逃杀》和《心慌方》的刺激,揭露社会政体、起义运动的阴暗面。所有的元素加起来,让《饥饿游戏》超越《分歧者》和《移动迷宫》等同类反乌托邦作品的,是故事里借着希腊神话的根源,把命运和真理的探讨放在其中,令故事大快人心之余,又经得起推敲。

命运令你起起伏伏,一时站在众人之上,一时又跌下万丈深渊。命运的游戏,是每个人面前的“代达罗斯迷楼”。这样的故事,怎么讲都经久不衰,从公元前1200年,到如今公元2015年,而《饥饿游戏》的精彩,还在于作者对社会效应有力的呈现。女主角:凯特尼斯无论是主动反击,还是被动选择,她都是起义军的希望。没有这团希望之火,众人就无法协同合作,毫无畏惧的牺牲自己,换取胜利。这是对事实的映照,早前的革命起义如此、如今的总统选举亦是如此,而真正的领导人和形象大使是什么样的人,没有人了解。这样的规律,政客们知道,这是民众的力量源泉,感染力强,但也蛊惑人心,是令人们变成乌合之众的方式,作者知道其中的两面性,展现过程给我们看。

而影片中利用娱乐节目的作秀、电视宣传片的拍摄,又呈现了光鲜假象背后的尴尬与丑陋。有多少作秀的故事是假的,有多少宣传记录是摆拍的,每天被媒体包围的人们,沉浸在新媒体中玩的不亦乐乎。内容与宣传之间的高墙,早已经被新媒体的形式拆除,我们已经无法从标题看出一篇文章的内容本质,它们利用我们的好奇的心,在HTML5和软性植入的障眼法里,我们甘愿为其会心一笑。这里扯远了,但是影片中,现代革命活动的掀起和传播形式,就差不是人手一机的时代,利用网络社交群体来沟通了,着实令人玩味。

《饥饿游戏》系列透着些许希腊神话的内壳,外围是繁复瑰丽的社会迷宫和传媒图景,牵引人的是女主角:凯特尼斯突破命运摆布的主线。而其中的并不新鲜的三角恋情里,最终捧得美人归的小个子皮塔,更像是神话中,爱上英雄忒休斯的善良公主:阿里安(Ariadne)。神话里的阿里安公主怜惜忒休斯,赐他一刀、一线球,嘱咐其将线的一端缚于迷楼门柱,一路放线而进。忒休斯用刀成功杀了牛头怪兽后,循线而出,终与公主成婚。

在第一部影片中,深夜皮塔对凯特尼斯说:“我一直在想,如何不被人改变,即便是死了,我希望我还是我自己。”,皮塔就是这样,将走出命运迷宫的线,交给了凯特尼斯,让她在赛前的茫然中,找回了命运的牵引,直到最后都坚持了自己的本性。从她心底射出的那一箭,不会偏离。

到此为止,《饥饿游戏》与希腊神话的借题发挥结束,仅为个人赏析角度,很喜欢早期无为而治的希腊神话,也很喜欢《饥饿游戏》系列电影。影片中痴迷白玫瑰的斯诺令人印象深刻,也许你说他恶贯满盈,再纯洁的花香也掩盖不住他内心的肮脏。其实他和《雪国列车》的首脑,做了同一个决定。在无法让所有人都存活的情况下,他们做出了,让少部分人活的更好的决策。

《星际穿越》中的教授,同样冒着放弃地球上人类的风险,做了延续人类的决策。《三体》里面提到,当你必须作出杀掉另一艘舰体上的人,以延续自己生命的决策时,我们已经不是之前的地球人了,而是另外一种环境里,资源决定论下的新物种,遵循新的生存法则: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兽性,失去一切。生活的选择,总是这样的,共赢的机会不多,难在取舍。革命领导人科恩选择杀死上层社会的人民,总之要死一半人,到底和斯诺也是同类,谁站在那个位置上,都会变为同类,这是战争的真相。

而科恩的不可原谅,在于她继续屠杀游戏的循环,生存之外,她还要复仇,这是贪婪,所以她终将被结果。贪婪之心永远是令我们走上不归路的源头,当回到家乡,凯特尼斯看着皮特,听着屋外的落雨,她找回了平静生活的满足感,有时候喂饱自己的欲望之心比肚子更重要,如是而已。

最新更新